打开
关闭
当前位置:易读网 > 奇幻玄幻 > 穿越后娘难为 > 番外五

番外五

穿越后娘难为 | 作者:女人的宠物懒猫 | 更新时间:2018-02-06 15:39:41
    屋内静悄悄的,火烛在缓缓燃烧着,程恬坐在床上发呆,下人们都退了出去,恐是知道此时她需要静一静,是以守在外面的下人都没有喧哗。

    今日是白二纳妾的日子,此时他在新姨娘那里,在做什么?程恬苦涩一笑,他们当然是在开心地过他们的缠绵之夜,而她就独守空房了。

    程恬如今已嫁进白家一年半有余,一直无所出,白家二老便为儿子纳了妾,没顾及程恬的感受。所谓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,在她生不出来的情况下,想要阻止丈夫纳妾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新的姨娘是自小伺候在白二身边的丫环,长相娇美,举止有度且识字,主仆二人感情极其深厚,作姨娘一点都不算高攀。

    程恬刚嫁过来就发觉这丫环和丈夫的感情不一般,丈夫会温柔地对丫环笑,而对自己却一直是有礼地笑,面对丫环时他眼中是无尽的温柔,而面对自己时则仅仅只有尊重。

    这差别待遇她哪里会忍受得了?未嫁前娘亲反复交待过她,嫁入婆家后要忍,不能犯脾气,否则吃亏的是自己。这话她一直记着呢,是以即便她气得要死也一直忍着。

    她想将丫环送走,无奈白家上下均反对,因为丫环很能干,人也贴心,没犯过错,想送走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眼睁睁地看着她和丈夫相处得那么和谐,程恬妒意中烧。她对白二一见钟情,喜欢了他那么多年,好容易嫁过来一解相思之苦,结果他却心有所属,无论自己对他有多好,将身段放得多低,

    他对她一直都是淡淡的。

    后来她知道,他之所以对她无好感,只因这门亲事是她的一厢情愿,他本就不想娶她!无奈白老爷已经允了程岚,所以白二即便再不愿,也只能听从,否则便是不孝了。

    丫环对她很尊重,并非那种心计深沉的主,她的子很柔和,没想过要破坏程恬夫妻的感情,但就算她再好,在程恬眼中依然是勾引丈夫的狐狸,对她意见颇深。

    一次,程恬嫉妒心起随便寻了个由头对丫环发了顿脾气,命人打了她两记耳光,结果那一晚白二瞪着她那愤恨的眼神至今都令她难忘,那时她的心都要碎了。

    “如儿是我的人!她自小便进退有度,你指责的话本是无中生有!如儿早晚会是姨娘,你最好尽早接受她,否则只会令自己得个不能容人的恶名。”白二说完一挥袖子就走了,晚上没有回房。

    这是白二第一次对程恬发脾气,平时他都是温和有礼的,今日他对妻子发了这么大的火,完全是因为心疼如儿,他调查了起因,如儿会被打是程恬因为嫉妒心起而无中生有的。

    程恬被训过后心受伤了,她没想到自己只是打了如儿两巴掌就被丈夫训斥成这样,在他心中,自己恐怕连给如儿提鞋都不配吧?

    为此,程恬没少掉过泪,她是真心爱白二的,如此优秀如此俊逸的男子,她的心早就被他收走了,可是她爱的人不爱自己,这让她很是难过。

    爱情是伟大的,这一点彻底地体现在了程恬的身上,为了令丈夫接纳自己,她违背自己的意愿,开始对如儿好。她压下嫉妒之心强迫自己待如儿温和。

    辛苦没有白费,白二为此对她不再冷淡,甚至对她比以前要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就算她对如儿再好,但是当如儿马上就要嫁给白二当妾时,程恬心里依然如针扎般疼。为了不留个不能容人的骂名,人前她一直强言欢笑,张罗着为丈夫与如儿的喜事。

    她忙了好几天,还将自己珍藏的玉镯子拿出来一对送给了如儿。许多事做下来后,程恬宽容大方的好名声是得了来,但天知她宁愿得个善妒的骂名不要丈夫纳妾,也不想得了好名声,却眼睁睁地看着丈夫和别的女人恩爱。

    程恬坐在床上想像着此时丈夫和如儿正在做的事,手中的巾帕快被她攥坏了。丈夫和其他女人做那种亲密事,她如何能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眼泪一滴滴地往下掉,她任它们流,想着这一夜就让眼泪流个尽兴吧,以后她还要当个贤良主母呢。和其他女人共侍一夫,这种事极其平常,她一定要想开。

    程恬不是笨人,她知道就算没有如儿的存在,丈夫也会纳其他女人,而现在有个勾住他心的如儿在,就不会再想纳第二个人!

    她想通了,以后要和如儿好好相处,要团结,这样一来其他的女人便不会勾引丈夫成功。

    程恬都做到了,她待如儿亲如姐妹,而如儿也谨守姨娘的本份,尽心伺候着程恬,姐妹二人和谐相处,鲜少发生口角,也未曾闹过矛盾,不管双方内心如何想,总之表面上是相当和谐的。

    白二看妻妾相处如此之好很开心,他并没有宠妾灭妻,即使再喜欢如儿,他也是留宿在妻子的房中日子多。

    很快,如儿便有了身孕,白家人很是高兴。程恬强忍着心酸,也表现得很开心。

    十个月后,如儿顺利诞下一名男婴。

    在男娃两岁的时候,程恬生了个女儿。

    这些年他们过得很踏实,也许是习惯了,程恬不再像当初那样嫉妒如儿了,因为如儿的存在,使得丈夫没有将那些存有异心的丫环收房,家宅清静大半是如儿的功劳,所以或多或少,程恬是感激着如儿的。

    人有旦夕祸福,在男娃五岁之时,如儿生了重病撒手西去。白二几度痛苦得晕厥过去,最后为了妻子及儿女,他强忍悲痛硬挺了过来。

    男娃没了亲娘,于是只能交由程恬养。以前他虽然唤程恬为母亲,唤如儿为姨娘,但他平时是和姨娘一起住的,他对亲娘有感情,对程恬感情一般。

    程恬并未觉得教养男孩儿会有多辛苦,由于她对如儿没了当初的敌视,现在她已西去,自然想要将男孩儿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对待。

    结果事实并非如她所想像的那般容易!男孩儿由于太过思念亲娘,对程恬始终无法敞开心,而白二亦因为思念如儿,将长得与如儿有六分像的儿子当成了宝,对他比对小其两岁的嫡女好很多。

    程恬待两个孩子基本一视同仁,只要为女儿准备了什么,也会命人多准备一份给男孩儿送去。女儿年纪小,是以她和女儿相处的时间久一些,这样一来便有小人乱传谣言,说她只对亲生女儿好,对不是亲生的男孩儿冷淡。

    谣言传到她耳中时虽然气愤,但却没有太过放在心上,因为她觉得自己问心无愧,她并没有怠慢了男孩儿。

    亲娘死了,亲爹便成了最亲的人。如儿一死最难过的无非是白二和男孩儿,于是父子俩为此关系更为亲近,男孩儿有事只对父亲说,和程恬之间总是有着隔膜。

    一次,程恬三岁的女儿因为淘气,用燃着的香将男孩儿的衣服烧了个大洞。

    这衣服是如儿亲手为男孩儿做的,是她活着时为儿子做的最后一件衣服,相当具有纪念意义,这衣服也是平时男孩儿最爱穿的,结果衣服被妹妹毁了,男孩儿恼火之下使劲一推,将妹妹推倒撞到了身后的石头上,她的额头被石头擦破了皮,流血了。

    程恬正好看到了这一幕,她疯了般地扑过去,看到女儿头开始渗血,她眼睛都红了,转身扬手便对男孩儿狠狠打了一巴掌:“你推你妹妹做什么?”

    男孩儿自己还在委屈呢,结果还挨了母亲一巴掌,他抿着唇冷冷地望了程恬好一会儿,然后一句话不说转身跑开了。

    程恬心疼地将女儿抱起来,急急地命人赶紧找大夫。

    好在女娃伤得并不重,额头只是擦破了皮,上几次药后过不久就会好,不会留下疤痕。

    程恬看女儿睡着后又坐了一会儿便起身回房了,回房时发现丈夫在。

    “咦,平时这个时候你不是在书房吗?”

    白二眼神如炬一样望向程恬:“听说今日你打了宇儿一巴掌?”

    怪不得此时会在,原来是来兴师问罪的!程恬微微皱眉:“是我,宇儿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一个孩子,有什么事你说说不就结了,打他做甚?”白二打断了程恬的话,不悦地望着她。

    程恬闻言气得脸腾地红了:“你怪我?你知道我为何打他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知道,总之他只是个孩子,你这个当母亲的对他宽容一些吧,我言尽于此,你好自为知。”白二相必是不想吵架,于是在程恬发火之前离开了。

    白二走后,程恬气得将茶杯砸碎在地上,丈夫居然如此说自己!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她,女儿头都破了,她难道还打不得那个孩子?难道要眼睁睁地看着女儿被欺负成这样还忍气吞声吗?

    晚上白二没有回房,程恬由于气愤也没让人去书房请白二回来,早早就歇息了。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,程恬去看女儿时发现白二也在,她气未消,淡淡地打了声招呼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不知道女儿受伤了,这次宇儿是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听丈夫向自己道歉,程恬气消了些:“好在女儿额头不会留下疤。”

    “宇儿说那件衣服是如儿给他做的,他很珍惜,结果被烧个窟窿,他很生气,下手重了些,他向我承认错误了。”

    程恬昨日已经将事调查清楚了,是女儿有错在先,她已经将看管女儿的丫头婆子惩罚了一顿,让个三岁小孩儿拿着正燃着的香到处跑,这是下人失职。

    “待女儿好了后,我就带她去向她哥哥赔不是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的事情,他们兄妹二人都有错,都要罚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程恬答应了。

    这事虽然看起来平息了,但是隐患却存了下来。男孩儿因为那个巴掌对程恬这个嫡母彻底没了好感,虽然平时依然每日来请安,很有礼貌,礼节什么的做得很到位,但是隔膜却日渐加深。

    程恬因为他伤了女儿的事,对他也有了疙瘩,于是母子二人基本就算是面和心不和了。

    “烧洞”事件是第一件事,却非最后一件。此后程恬和继子偶尔会出现意见分歧的现象,有一点令程恬相当委屈,那就是只要一闹矛盾,丈夫就会对她冷淡好几天,几晚都不回房睡。

    丈夫一直向着他的宝贝儿子,有时即使是白宇错了,他虽然会命令儿子来向程恬道歉,但过后他对程恬依然会冷淡好一阵子。

    程恬起先想不明白为何会这样,后来无意中听下人嚼舌才明白,他会冷淡她原因是觉得她待他的儿子不够真心。

    程恬感觉很难过很委屈,她不是没下过功夫,无奈效果并非她所想的那样好,五六岁大的娃已经懂得很多事了,他心中抵触的种子一旦埋下,便不是她努力就能解决的了的。

    以前是因为如儿,白二有惦记着的人一直没爱上程恬,现在则是因为如儿留下的儿子,白二依然没有爱上程恬。

    烦恼的日子又过了两年,因为孩子的事,他们夫妻二人发生了很多次口角,每次都冷战几日。

    丈夫为了孩子始终防着自己,而程恬无论有多讨好继子,继子都觉得她是笑面虎在假情假意。

    有一次程恬看到白宇偶然对她露出的防备的眼神,突然觉得这种眼神特别熟悉,后来仔细一想明白了,这是她小时候照镜子时经常会露出的眼神,当初在气愤方初痕抢她爹爹的时候,她眼中就会流露出这种敌意。

    程恬当场就呆住了,过往的点点滴滴一直在脑海中浮现,当初觉得自己没错,而方初痕错得离谱的观念,现在突然间动摇了。

    娘亲之于她,她之于白宇,两者之间是何其相似!她一直觉得娘亲待自己不够好,白宇同样觉得自己待他一般。她觉得自己自小没了亲娘是可怜的人,白宇又何尝不是没了亲娘,何尝不是觉得他可怜?

    脑子登时就乱了,程恬抚额匆匆回了房,她将所有人都轰了出去,然后一个人在屋内坐了很久,她想了很多很多。

    有些事自己没亲身经历过便会想得极其简单,总觉得若是有一天自己怎么怎么样了,绝对会做得比人家好,可是当事情真发生到自己身上时,反到一切都失去了控制。

    当初那么多人对她讲道理,她听不进去,一直到有了女儿那一刻,她都觉得方初痕这个后娘待自己很一般,觉得自己小时候做出的事说出的话都没错,而现在她却突然明白,一切的一切都是她太过固执了,娘亲是无辜的,她和自己一样,是想要和继子女好好相处的,无奈一片热心贴了人家冷屁股,次数一久,灰了心后只能淡淡地和对方相处了。

    程恬知道白宇平时没少在丈夫面前给她穿小鞋,她和丈夫关系会一直很淡,白宇绝对功不可没!为此她不知有多厌恶这个爱嚼舌的继子。恍然间她想起自己当初诋毁娘亲的事,她在祖父母、外祖父外祖母还有父亲面前一直在说娘亲坏话,有很多是她自己编的胡说的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她总觉得她是在自我保护,觉得方初痕确实是坏人,所以即使造谣抵毁她也没什么。可是此时她却突然不再这样想了。现在白宇对她这个嫡母如此,是不是老天爷看她太过固执,于是特地命他来感化她的?又或者是看娘亲当初受了太多委屈,所以上天要让她也尝一遍当初娘亲受过的苦?

    自想明白一切后,随后的几天,程恬过得浑浑噩噩的,不再如以往那样遇事斤斤计较了,对丈夫也不再有怨,她整个人像是脱胎换骨了一样。一直困扰着自己的事情突然想通了,于是平时一直计较着的事情也就变得不太上心。

    “你最近怎么了?”白二见妻子整日沉默着,终于忍不住了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有些想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想家了?过几日我找个空闲的时间带你回去见岳父岳母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夫君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夫妻,何必那么客气。”白二对于突然温婉下来的妻子感到不大适应。

    几日后,白二带着程恬去了程家。

    程岚带着女婿去一边下棋,而程恬则去了方初痕房里。

    起先有很长一段时间程恬只是和方初痕说些无关紧要的事,不知过了多久,她终于鼓起了勇气,诚心地对方初痕说了声对不起。

    “咦,恬儿你为何要道歉?”方初痕被惊到了。

    程恬眼圈红了,她咬了咬唇低声说:“娘亲,恬儿现在是彻底意识到自己错了。我应该要为当初所做的一切事向娘亲说声对不起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、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娘亲,您听我说。”程恬拿手帕擦了擦眼角,然后微笑着将自己最近以来和继子之间发生的事都说了一遍,将自己为何突然间醒悟的原因也说了,然后自我反省了很久。

    母女二人关在房里整整一个下午没出来,二人说了很多话。说来可笑,她们认识了二十多年,相处得一直不好,在这一天却向彼此敞开了怀,均对对方说了很多很多。

    所有的矛盾都解开后,二人突然间就像是亲生母女一样亲密了。

    程恬自方初痕那里出来后去找程岚待了会儿,她由衷地对程岚说:“爹爹,您能娶到母亲是福气所至,看您现在过得多幸福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还用你说。”女儿回来,程岚很是高兴。

    “爹爹,恬儿以前不懂事,总挑拨您和娘亲之间的感情,以前恬儿经常认错,可却没有几次是真心的,现在恬儿打心里明白自己一直以来都在做错事。”程恬说得很难过,也许是她小时候一直在破坏着父母之间的感情,结果现在有了报应,继子一直在破坏她和丈夫的感情。

    程岚定定地看了程恬好一会儿,最后叹了口气:“你现在知道错了就好,好在当初我没一直做令你娘亲伤心的事,悔过得早,否则爹爹这辈子怕是接不回你娘亲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现在娘亲已经离不开爹爹了。”

    程岚闻言脸微微红了后,随即哈哈大笑,笑声中充满了幸福与得意。

    程恬和白二在程家住了一宿后就回去了,向爹娘都将心事说开了,程恬心头的巨石顿觉轻了很多,她脸上又恢复了笑容。

    她相信只要努力,幸福总有一天会降落到她身上。

    一年后,程恬生下了个男孩儿,取名为白岳。白岳的天赋完全遗传了他爹,自小就聪明有礼,学什么都快,会举一反三,长得也像他爹,为人处事在众人有心的教育之下完全没毛病。

    白岳如此优秀,白二很是欢喜,如此聪明的儿子简直就是他的骄傲,因为儿子的原因,白二对程恬这个妻子也越来越好了,也许是因为有了新的儿子父爱分散了一些吧,此后白宇再和程恬闹别扭,他也不会再对妻子冷淡,他会调查清楚后非常客观地处理事情。

    当初因为怕白宇受委屈,白二一直没再纳妾,后来有了白岳,他对程恬多了几分感激,是以更不想纳妾了。

    近两年丈夫待自己越来越好,程恬很满足,丈夫不纳妾待她也极为尊重,这样就已经很好了,她没什么可不满的,丈夫爱不爱自己此时已经是次要,只要他身边只有她一个女人就好,爱情这东西也许再过个几年会降临在他们夫妻身上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“恬儿,我们歇息吧。”白二在房内看了会儿书后见天色已晚,于是起身打算休息。

    程恬听丈夫唤她的名字整个人都呆住了,自她嫁进白家后,他一直唤自己夫人,从未如此亲切地唤过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恬儿,你哭了?”白二担心地走上前。

    “没、没有,沙子进眼睛里了。”程恬赶紧低下头将眼角的眼泪擦掉,丈夫唤她的名字是否已经表明自己被他认可并接纳了?强烈的幸福感汹涌地向她袭来,令她一时承受不住差点晕厥过去。

    白二仿佛明白程恬所想,他坐在妻子身边握住她的手叹道:“这些年,委屈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委屈,一点都不委屈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我们一家五口好好过日子吧,当然,我不介意变六口。”

    程恬闻言脸登时红了,嗔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夜已深,红烛被吹灭,纱帐落下,夫妻二人双双上床休息。

    幸福不会平白落到一个人身上,不吃过一些苦头的人哪里能在幸福来临时喜悦至斯?程恬成亲后因为格原因吃过不少苦头,有公婆的,有妯娌的,但更多的来自丈夫还有继子的。

    无论苦难有多少,媳妇总有熬成婆的一天,老天不会一直欺负一个人,除非这个人大奸大恶到了一定地步。而程恬虽然不可爱,人也很讨厌,但在吃了这么多的苦后,她知错了也悔过了。

    所谓知错能改,善莫大焉,也许上天看在她并未犯过杀人放火等大错,并且又诚心改过的份儿上,宽容地在她成为□的十年后,给了她一定的幸福……[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